2018年展望

2018年展望

我今年的关键词是“关联性”

从某种意义上说,150座以下机型在全球航空工业中的关联性从未如此重要过。只要看看这些令人吃惊的数据就知道原因了。

今天,我们的世界从未联系得如此紧密。去年航空公司的航班覆盖了2万个城市,这创造了新的历史,这一数字是20年前的两倍。2017年新增的1350个城市,都是150座以下的机型将它们联系起来。选择这些新航线的乘客多达2500万,和整个澳洲的人口一样多。

虽然我们的全年数据还没有发布,但整个航空业预计运送了40亿人次。超过700家航空公司的9000架150座以下飞机,运送了超过四分之一的乘客。这说明去年有超过10亿的乘客选择了小型飞机出行。每四名乘客中就有一名,这是多么令人印象深刻的数据。

看看我最新发布的博客文章,里面分享了我预测我们行业几个月内的发展趋势。何种因素会影响比率?我不是一个喜欢设定新年目标的人,但是我还是要尝试说明接下来几个月内,行业的主要影响因素。我相信我接下来提到的三个因素,将会决定2018年是硕果累累的一年还是平淡无奇的一年。

利润

国际航空运输协会(IATA)的经济学家预测,2018年航空业将会连续四年保持9.4%的投资回报率,超过7.4%的平均资本成本。但是随着燃油价格上涨或者飞机票价下跌,回报率会减少。

由于燃油价格下降,航空业竞争将会更加激烈,这将直接导致利润持续下降。飞机上座率不足,将会迫使航空公司对机票的打折幅度进一步加大,从而引发航空公司之间的价格战,最终进一步压缩利润空间。这种现象在亚洲和欧洲尤为严重。2018年,即使是收益丰厚的美国航空公司收益也开始下降。

柏林航空公司(Air Berlin)、意大利航空公司(Alitalia)、君主航空公司(Monarch)和达尔文航空公司(Darwin)的破产倒闭,说明欧洲短距离航空市场竞争已经白热化。挪威支线航空公司维京航空公司(FlyViking)成为2018年第一家停止运营的航空公司。我们将会持续关注后续发展。

整体看来,我认为2018年也是行业发展的关键一年,但是发展高峰期已经过去。航空业想要盈利,主要依靠成熟航空运营商控制非燃油成本的情况。

政治不确定性

我想说,政治层面上,我们所处的世界各种问题层出不穷。但是我们可以确定的是,这些问题肯定会影响我们行业在2018年的发展。本年度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弄清楚英国脱离欧盟对航空业的影响。我们可能很多年以后都弄不清楚英国脱欧真正的影响,但是短期而言,脱欧肯定会影响到航空公司在英国市场的一系列大动作。

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棘手且无解的地缘政治问题。保护主义势头是加剧还是减弱?美国政府是否会重新批准伊朗核协议?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政治纷争会如何影响航空业?

创造性的竞争定位

要么适应市场,要么退出竞争,两者关系从未如此紧密过。采用相应的弹性策略和找到更精细的竞争定位显得尤为重要。

航空公司努力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并节省成本。为适应竞争,几乎所有大型航空公司都进行改革。商业模式开始趋同。许多品牌和商业模式都尝试为所有乘客提供各种服务。很难想象航空公司包揽了所有的服务:供应餐饮、检查行李、选座等。

全服务型航空公司(FSC)提供的经济舱基本票价,不包含其他诸如托运行李和提前选座等服务。现在此种票价的经济舱可以和廉价航空公司的平价航班相竞争。但是现在廉价航空公司本身也在采用非传统的方式,利用多种机型、制定搭乘忠诚性计划和全球分配系统为高端客户提供服务。

全服务型航空公司也引入了自己的廉价航空公司,甚至是跨国廉价航空公司。长途廉价航空公司现在已经走出试验阶段成为市场主流。全服务型航空公司和廉价航空公司最大的差别,在不久之后也可能会消失:代码共享合作,互相补充彼此航线网络和加强互联互通。

所以,未来会是怎样?航空公司如何实现最佳的自我定位?我们都知道过去的成绩,不代表明天的成绩。毫无疑问,未来的几年航空业会面临更多挑战。航空公司若不重视目前的发展趋势和存在的问题,以后会难以生存。

只有严肃面临今天的挑战,努力解决现存的威胁,未来的航空业才有生存和发展的底气。